但是和我的尼泊尔学生相比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4-20 16:02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“英语、数学、体育……当地教师很匮乏,能教的科目我都教。”昨天上午,记者见到了张先汉,这个来自重庆的大二男生,面庞清瘦黝黑,最显眼的是脖子上的一串牦牛骨项链。这条购自尼泊尔的项链,张先汉回国后一直贴身戴着。

被学生奉为“数学大神”

5月份,购买了去尼泊尔的机票,6月底刚放暑假,他就直奔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,随后跟随ivhq国际志愿者组织来到所支教的山区学校。这是张先汉今年暑假实践的经历,他在尼泊尔支教23天,带了100多名学生,从幼儿园孩子到中学生都有。

离开时每个教室都在哭

“学校很偏僻,当地孩子很少见到外国人。”所以,张先汉的出现,受到了尼泊尔孩子的欢迎。在听了当地学校老师的两节课,再了解教材后,张先汉开始走上讲台。教尼泊尔中小学生数学,这对于数学系的张先汉来说,太小菜一碟。“他们的数学教材内容很浅显,‘数学分解式’在他们看来很难很难。”他得意地说,他的尼泊尔学生一直称他为“数学大神”。

第一次当老师,尽管只是一个月的临时老师,也让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男孩变得细心很多。“我刚支教时,第一次听课就记住了一个小女孩,其他人都在认真听讲,就她低着头。”后来,张先汉从其他孩子口中打听了这个小女孩的情况,才知道她是孤儿,一直跟奶奶一起生活。

“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一直是个幸运儿。以前会觉得有些地方不如意,但是和我的尼泊尔学生相比,我没有理由不珍惜现在的生活,没有理由再在宿舍打游戏,没有理由不好好学习。”

学校没有水源,如果用水得去很远的地方挑水,吃饭也是个大问题。“当地人一天只吃早晚两顿饭,对于普通人家来说,能吃上土豆已经不易。”支教老师们被安排住在当地人家里,张先汉住的房东家在一块农田中间,“半夜屋里经常爬蚂蝗,后来每天睡前我都会散一圈盐。”支教结束回国,张先汉瘦了10斤。

“我离开的那天,手腕上被学生们套了100多个手环,上面写着‘永远的朋友’,当时每个教室都在哭。”张先汉说,在走出校门的那一刻,他强忍的眼泪也掉了下来。尽管只有短短的23天,但这段经历被张先汉称为人生最好最难忘的一次旅行:

之后,除了多与她交流外,张先汉还主动去过女孩家家访,“以前没有老师关注过这个孩子。她们用尼泊尔茶招待我,还有一种当地的仪式。”张先汉后来得知,这是当地人表示对客人极为尊重的表示。在张先汉结束支教时,这个原本孤僻的小姑娘,还特意为他跳了一支舞。

在尼泊尔教100多学生

南报网讯 (通讯员许启彬 记者谈洁)“从尼泊尔回来后,我一直戴着这条项链,它时刻提醒我珍惜现在的生活。”明天是第29个教师节,在老师们欢庆节日的同时,有一群没有编制的“临时小老师”也收到了来自远方的祝福。比如,东南大学数学系大二男生张先汉。

刚刚过去的暑假,这个大男孩自费万余元远赴尼泊尔山区学校支教近一个月,带了100多名学生。赴贵州平坝、甘肃天水,在东大,还有很多像张先汉这样的支教小伙伴们。

对于这次国外支教的初中,张先汉介绍说,是缘于在美国读大学的妹妹,“我妹妹曾随ivhq去过尼泊尔支教,回来后强烈推荐我参加,这个公益组织的报名很宽泛,只要有爱心和时间,对自己的英语水平自信,没有犯罪记录就可以。”报名审核通过后,赶紧订机票,张先汉介绍说,时间仓促得让他没有时间为自己第一次当老师做任何准备。

没有上过讲台,更没有备过课,没有任何经验的张先汉凭着一股热情开始了异域的支教生涯。“尽管有心理准备,但是还是被当地的条件惊到了。”张先汉介绍说,他所执教的学校位于山区,教室是用几块木板搭成的,仅有的黑板也是破的,教室里没有灯,坐在后排根本看不见黑板上的字。